導入數據...
2019年08月22日 星期四
當前位置:四川資訊網>>社會焦點

網傳成都球鞋圈一鞋商“人去屋空” 警方:已被刑拘

四川資訊網      http://www.buygenitalwartstreatment.com/    發布時間:2019年7月22日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從7月13日開始,連續三四個球鞋圈內的微信公眾號稱,成都球鞋圈綽號“劉餅幹”的鞋商,收了上千萬的預付款卻沒有按時交貨,並且人也聯係不上了。

  14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在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分局合江亭派出所看到近二十個衝著“劉餅幹”而來的鞋友,而他們隻是其中部分。16日,記者從錦江警方獲悉,目前已對當事人劉某進行30日的刑事拘留。根據目前初步調查,該案涉案金額達上千萬元。

  警方表示,劉某賣鞋已經有幾年時間,前期能夠正常提供貨品。隨著名氣增大,找其買鞋的人數逐漸增加,其貨源無法支持越來越大的銷售量。其他具體情況,還需要待進一步調查後確定。

  網傳“劉餅幹”“人去屋空” 還列出拖欠球鞋的數量

  7月13日,球鞋圈內一微信公眾號曝出“巨額鞋款,人去屋空?成都‘餅幹哥’,攤上大事了”。內容包括微信聊天截屏,以及其工作室已被搬空的照片。

  文章還詳細列出了他收了錢,卻一直拖欠的球鞋的種類和數量。在文字的下麵還附有收款人為“劉餅幹”的支付寶轉款圖片。其中金額較少的為八千多,金額較大為13萬。而在文末,還有劉餅幹的朋友圈截圖。據文章描述,該朋友圈發表的時間為7月13日晚。

  而截圖裏,劉餅幹兩條朋友圈的內容為“沒有逃避”以及“沒有跑路……我就在成都,我也會耐心和每一位受害者講述我自己的事情,敢作敢當,最壞的結果就是接受法律的嚴懲”。

  而在當日另外一篇微信公眾號文章裏,還出現了劉餅幹本人以及身份證的照片,身份證上顯示其為山西省陽泉市人,1997年出生。隨後7月14日一篇名為“獨家爆料之成都餅幹跑路前的48小時”的文章中,有一段劉餅幹的視頻。整個視頻時長14秒,並未介紹其當時所處的環境。

  視頻中,劉餅幹介紹說,自己腳上穿的鞋價格在六千到八千,手上戴的表的價格在16萬到18萬。在文末寫道,“所謂的‘期貨大哥’很多時候都是拆東牆補西牆,明知沒有貨,放了貨,把你的錢賠給之前的買家。這都是所謂‘期貨大哥’的典型套路。”

  登記的19位買家中 最大金額達39萬多

  14日傍晚六點半左右,天還沒黑,大約近二十個目測年紀在二三十歲之間的年輕人,來到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分局合江亭派出所。

  他們之中,幾乎所有男性的腳上都穿著一雙限量版的球鞋。他們談論的都是球鞋,而所有人談論的焦點都離不開一個人——劉餅幹。因為這個人現在是他們共同的債務人,他收了錢,卻沒有將承諾的球鞋給他們。

  在派出所進門左邊玻璃門屋內的桌上,有三張A4紙大小的登記表。登記表的抬頭是資金統計表,包括每個給劉餅幹打款卻沒收到球鞋的買家的姓名、身份證號、聯係方式、金額、時間以及打款方式等信息。據悉,該表隻是初步的信息收集。

  在登記的19位買家中,最大金額達到了39萬餘元,而最低的則為兩千多。當晚7點48分,天基本已經黑了。一個年輕人和兩個中年人在表上進行了登記。他們表示登記的12萬、5千元都是本金,沒有包括利潤。

  在眾人聊天的過程中,有人表示,有人寫的金額可能包括了利潤。另外有人表示,可能是因為六月很多鞋都漲價了,而七月出的新鞋又很少,導致劉餅幹既沒有名目繼續收預付款,同時又需要花很多錢補差價賠貨給上一批買家,最後資金鏈斷了。

  “提前兩個月訂貨 交貨卻一拖再拖”

  李先生(化名)也和劉餅幹一樣,是成都球鞋圈裏的鞋商。今年3月9日,通過朋友介紹向劉餅幹訂了一批貨,同時當天就通過微信把錢轉給對方。“我買的基本是五千左右一雙的。”

  今年5月9日為該款球鞋在國內的發售時間,當時,劉餅幹承諾在國內發售20個工作日左右交貨。“他好像有一個工作室,就在他住的小區裏。”李先生表示,那個應該就是網上說的實體店,其實也算不上實體店。

  雖然不知道對方入行多久,但李先生表示,對方在圈內還是比較有名,不然也就不會有那麽多人找他拿鞋了。“很多這次在他那裏拿鞋的買家,都是之前在他那拿貨嚐過‘甜頭’的,所以才願意先款後貨。”

  在5月9日發售當天,劉餅幹在他的朋友圈發消息說,要所有在他那訂了貨的買家私信發他收貨地址。5月24號,李先生問對方多久方便當麵交貨,劉餅幹表示“等我聯係你”。

  “後來就一直沒消息了。”李先生表示,當時也沒覺得會出問題,鞋圈賣期貨球鞋的發貨一拖再拖很正常,所以鞋圈也有人把“期貨球鞋”稱作“無息貸款”。

  5月27日,李先生又聯係對方發貨,劉餅幹說馬上就發。而這個“馬上”又“馬上”了兩個星期。6月14號,因為出差,李先生重新給他發了地址。結果還是沒結果。6月27日,劉餅幹主動找他要地址,說貨馬上到位。“當時我還是有點驚訝”。

  等到7月11號,劉餅幹在微信上放出消息,他會在其他的平台上買鞋子來保證供貨。而這樣的操作讓李先生驚訝,“高價買,低價賣,有的差價好幾千”。

  然而就在兩天後,鞋圈微信公眾號曝出劉餅幹卷款跑路的消息。7月14日,他前往合江亭派出所進行了登記。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林聰
審核:   責編:  
getCorp: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0| getdetail: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23.0013| tab-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0|att-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1|h-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1|f-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3.0002|vcount-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6.0004| S:2019/8/22 6:12:14,2019/8/22 6:12:14,36.0021